当前位置: 首页>>行业新闻>>正文

    铸就品质 成就经典——广东交通四十年发展成就系列(四)

    2018年11月16日 12:08 


    桥梁飞跃

    铸就品质 成就经典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来,广东交通人始终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特别是以港珠澳大桥为代表的桥梁建设,在我国桥梁建设史上树立起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

    为了迎接改革开放40周年盛典,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携手南方日报社、广东省交通集团制作了《道行致远 桥见未来 广东交通四十年发展》成就特刊,寻迹广东交通人的奋斗之路。



     现在,当我们驱车驰骋在南粤大地上,兴奋于能够“春风得意马蹄疾”,又遗憾于不能“一日看尽广东桥”。改革开放初期,广东拉开建桥修路大序幕后,广东建桥人始终发扬开拓进取的精神,在新结构、新材料、新工艺方面敢为人先,同时以“安全、环保、舒适、和谐”为宗旨,40年间,建造了不少经典桥梁,可圈可点。

    据不完全统计,广东现有公路桥梁超过5万座,是全国最多的省份之一。当“广东的桥”成为广东交通人一张闪亮的名片,“枕江负海”已不再是广东交通的切肤之痛;港珠澳大桥作为世界总体跨度最长、钢结构桥体最长和海底沉管隧道最长的跨海大桥,标志着广东桥梁技术正在走向世界顶尖舞台。

     当前,中国桥梁建设的高潮重新回到珠江口,虎门二桥、深中通道等一系列新的跨江通道建设,正引领南粤大地经济大潮的澎湃奔涌,打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广阔天地。


    虎门二桥是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新的重要过江通道,计划2019年5月建成通车。建成后,它将成为世界上跨径最大的钢箱梁悬索桥。


    1
    几十年间建造大量经典桥梁

    “当年,无论交通多么拥堵,只要一看到桥梁工程车来,大家马上让出一条路。”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原副厅长陈冠雄回忆改革开放初期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时说。

    改革开放初期,广东拉开建桥修路大序幕后,集中全部人力、物力、财力用于“改渡为桥”。仅1984年一年,全省就有十座大桥建成通车,包括广珠公路上的4座大桥、广深公路上的2座大桥、广汕公路上的丰口大桥及广清公路上的北江大桥。

    经济的飞速发展,民众的热切期盼,使广东桥梁的建设捷报频传、创新不断。特别是以“安全、环保、舒适、和谐”为宗旨,在新结构、新材料、新工艺等方面敢为人先,几十年间建造了不少经典桥梁。

    ——有“洛溪飞虹”之称的洛溪大桥,在1988年建成。它是我国第一座大跨径预应力混凝土连续钢构桥,主跨180米的跨径在当时是亚洲同类桥梁之冠,被中国工程院院士项海帆评价为“在中国桥梁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作用”。洛溪大桥飞架南北,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广东“水乡”番禺第一次和外界连通,广州与番禺甚至延伸至中山、珠海的交通动脉也自此成功接通,广州与番禺千年的分离终于结束。

    ——汕头海湾大桥是我国第一座大型预应力混凝土悬索桥,在1995年建成通车,这座全长2500米、主跨达452米的大桥,彻底改变了汕头以往靠渡轮交通往来南北城区的历史,使深圳、珠海、厦门与汕头4个经济特区的联系更加便捷。

    ——在中国桥梁建设史上,1997年通车的虎门大桥格外醒目。主跨888米的虎门大桥,是集全国之力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正交异性板钢箱梁悬索桥。要建这样高难度的大型悬索桥梁,在当时国内还处于空白阶段。“虎门大桥的建设难点在于主桥建设,有大量技术难关需要攻克。”全国劳动模范、交通部科技英才、原广东省交通集团总工程师黄建跃说。当年,他作为虎门大桥东塔试桩方案的技术负责人,主持完成了反力梁的设计,组织合作单位开展测试工作,撰写总结,为东塔桩基优化设计节省桩长提供科学依据。1992年12月,在广东省交通厅的协调下,虎门大桥制定了完整的“六大件工程”计划,以及奖惩措施。这些方案推动了桥梁的快速施工建设,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大吨位液压提升跨缆吊机制造,270米跨度钢构桥轻型跨栏制造等数十项科技项目,这些技术的应用,使虎门大桥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造价明显降低,工期不断加快。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虎门大桥建成通车,使粤西到深圳需经广州绕道成为过去,打通了珠江东西两岸之路。而在当前,虎门大桥有了新的历史使命,作为连接珠江口岸的重要交通通道,它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交通枢纽,不但连接三地协同发展,也将辐射大西南,面向“一带一路”。

    ——2002年通车的崖门大桥,是一座特大型双塔单索面斜拉桥。在崖门大桥通车以前,珠三角西南边缘在全省高速公路网上基本是个空白,而它则打通了该地区高速交通的“任督二脉”,珠三角西缘从此开始成为珠三角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8年底建成通车的广州珠江黄埔大桥,是当时国内最大跨径的独塔双索面钢箱梁斜拉桥,被称为“华南第一桥”。

    ……

    一一盘点广东的桥梁,如此丰厚的家底令人赞叹,广东桥梁的“跨度”,不仅见证着广东乃至中国桥梁技术的跨越,也推动着改革开放进程中广东社会经济发展的跨越。

    无人机拍摄的港珠澳大桥口岸管理区。                                                新华社发

    2
    广东桥梁站上世界高峰

    在20世纪,以洛溪大桥、虎门大桥等为代表的广东桥梁引领着中国桥梁建设的辉煌;进入21世纪,润扬大桥、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等世界级的桥梁在长江三角洲上纷纷建成,中国桥梁进入“长三角时代”;而现在,世界桥梁界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珠江三角洲波澜壮阔的主战场。

    “随着珠三角城市一体化进程的加快,虎门大桥已远远不能满足珠江口东西两岸密切交流的需求,迫切需要更多的跨江通道建设。”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李静介绍。按照规划,至2020年,珠江口东西两岸地区共规划建设11条公路铁路跨江通道,其中公路通道6条,分别是珠江黄埔大桥、虎门大桥、虎门二桥、深中通道、港珠澳大桥和莲花山通道。

    2009年12月15日,全球瞩目的港珠澳大桥开工建设,全面吹响了珠三角桥梁新战役的号角,为珠三角交通新格局写下了气势磅礴、浓墨重彩的一笔。

    港珠澳大桥究竟创下了多少个“第一”?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数道:“作为一个单体的跨海通道项目,我们无疑是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从岛隧工程来讲,沉管隧道的埋深已经达到了46米,这个深度,我们也是世界最深的;此外还有人工岛,筑岛技术属于目前世界最先进;如此体量的人工岛建设速度也是世界最快的……”

    他说,港珠澳大桥具有很大的挑战性和很强的创新性,它是中国交通史上技术最复杂、建设要求及标准最高的工程之一。“港珠澳大桥建成,标志着我国由桥梁大国向桥梁强国迈进。”就连荷兰首席隧道专家汉斯·德维特也称赞:“中国已经有了内陆水道的沉管隧道,现在又有挑战十足的港珠澳大桥,中国现在有充分的潜力,成为全球沉管隧道工程的领军国家。”

    在港珠澳大桥之外,创造“第一”的故事仍在延续。

    虎门二桥是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新的重要过江通道,计划2019年5月建成通车。建成后,它将成为世界上跨径最大的钢箱梁悬索桥。虎门二桥创新党建工作模式,省交通集团专门在虎门二桥设置项目临时党总支,成立了“党员突击队”“党员先锋队”。他们在一线冲锋陷阵、攻坚克难,切实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群众工作优势,转化为推动工程建设的强大动力。针对工程建设难点,成立了“坭洲水道桥党员突击队”,他们坚持原材料先检后用,用五天六夜100多个小时的连续作业,书写了单次浇灌混凝土1.8万方的桥梁界世界纪录。在技术创新方面,虎门二桥的党员同志依托项目,带领参建单位,成功研制了国产1960兆帕钢丝,并大规模应用于虎门二桥,让我国桥梁进一步从中国“建造”走向了中国“智造”。中国公路桥梁百名优秀工程师之一、省公路建设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吴玉刚介绍说:“坭洲水道桥是虎门二桥主桥之一,属双塔双跨悬索桥,主跨1688米——这一跨径在现有的钢箱梁悬索桥中位居世界首位。目前,虎门二桥工程进展顺利,主线桥已贯通。下一步将进入桥面系及附属工程施工。”

    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另一座跨海大桥——深中通道,是世界级超大的“桥、岛、隧、地下互通”集群工程。其伶仃洋大桥位于珠江口伶仃洋开阔水域,属于台风多发区,主孔跨径达到1666米,为世界最大跨径海中悬索桥,主塔高270米,通航净高76.5米,桥面高达91米,相当于30层楼的高度,建成后将是全球最高海中大桥。省交通集团深中通道管理中心总工程师宋神友表示,深中通道6.8公里特长双向八车道海底钢壳混凝土沉管隧道具有超宽、变宽、深埋、回淤量大、挖砂坑区域地层稳定性差五大技术难点,是目前为止世界技术难度最大的工程之一。

    由广东交通人描绘出的中国桥梁科技创新、攀登世界先进水平的轨迹,勾勒出从跨河、跨江到跨海的逐级飞跃。

    深中通道是世界级超大的“桥、岛、隧、地下互通”集群工程。


    3
    “一批大桥”连向“一带一路”

    同为跨江大通道,虎门二桥、深中通道和港珠澳大桥等各有分工,又相互配合。这“一批大桥”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交通枢纽,拉近大湾区内各个城市群的距离,辐射粤西一脉,连向“一带一路”。

    即将在2019年上半年通车的虎门二桥,不仅能大大缓解虎门大桥的交通压力,关键是将南沙至东莞的交通距离至少拉近10公里,就像南沙和东莞手牵着手,将珠江口东岸的“世界工厂”和西岸的“门户枢纽”紧紧相连,将源源不断的“广东智造”输向世界。

    深中通道作为连接珠三角 “深莞惠”与“珠中江”两大城市群唯一的公路直连通道,建成后深圳、中山两地过江时间只要20分钟左右,大大强化了深圳对于珠江西岸的带动作用,让深圳有了珠江西岸更广阔的经济腹地,也有利于降低深圳因土地面积不足导致的过高成本。

    港珠澳大桥作为珠江口西岸直接通往香港的唯一公路通道,对于珠海的意义更是非同一般。目前,珠海高速公路由西部沿海高速公路的“一横”和若干条南北向尽端式道路的“多竖”,共同构成了“梳状”结构,对珠海打造便捷交通体系形成一定制约。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国土与城市规划所所长顾正江认为,港珠澳大桥珠海连接线及其西延线将把这些“梳状”联结成“网格状”,这既实现了顺畅过境与便利抵达的基本交通功能,又把珠江西岸地区与港澳的交通网络直接联系,珠海由此前的“交通末端”,加快迈向珠江西岸的综合交通枢纽。有关专家称,珠三角城市与香港的陆运距离每缩短1%,制造业、服务业中外资投入金额分别增加0.2%和0.7%。大桥通车后,珠海等地将成为港澳服务业转移的重要延伸地。

    ……

    随着“一批大桥”即将建成通车,珠江口西岸城市早已按下了发展的“加速键”。肩负着引领珠西发展重任的珠中江三地可谓“铆足了劲”。

    珠中江三地城市定位有差别,各自功能又有区别,珠海是珠西核心城市、特区,衔接港澳,是海陆空交通的区域性枢纽城市;中山处于珠江口,连接珠江东西两岸,踞守深中通道,是珠西陆路交通的枢纽城市;而江门是真正意义上的衔接珠三角和粤西的支点,辐射粤西一脉。

    在珠江口西岸,珠海的优势在于拥有立体化的综合交通体系,海港、空港、大桥条件在珠江西岸仅此一家。目前,珠海正全力打造珠江西岸交通枢纽城市,除了机场、港口,高铁也是珠海重点发展的领域,珠海目前有5个高铁站和5条跨省高铁线路。在广东省区域格局中,珠海曾经处于交通末梢,但随着港珠澳大桥的通车,这一现状必然会被改变。

    中山的区位比较特别,处于珠江口东西南北的十字路口,深中通道、深茂高铁、广珠城轨纵穿其中。有专家认为,深中通道、深茂铁路等区域重大交通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是中山建设珠江西岸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的根本支撑。

    按照中山市的规划,该市在2020年之前,将投1000亿建设现代化、立体式、综合型大交通体系,全力打造“珠西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

    在广东省的“十三五”规划里,江门也被赋予建设珠江西岸综合交通枢纽的重要任务。对于江门打造珠西综合交通枢纽,其意义可谓深远:对接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沈海高速三大黄金通道,连接珠三角与粤西,辐射大西南,面向“一带一路”。

    现在,当我们在广东地图上俯瞰绿色的珠江三角洲和那片蔚蓝的海域时,展现在眼前的是广东桥梁建设的新格局,也是广东“桥”向未来、走向世界的新征途。

    崖门大桥。

    上一条:“三年三大步”走向“五年四大关”——广东交通四十年发展成就系列(三) 下一条:筑路兴粤 延伸美好——广东交通四十年发展成就系列(五)

    关闭